DREAM TRAVEL THERAPY
梦旅治疗

R

我读到一处,说你带着一条大狗,一直在世界各地旅行超过10年了,是这样吗?这是一段很棒的经历!

EC

是的,我和我的狗Monster,从1999年开始,离开家里,去过5个大洲31个国家。所以我可以自信地说我是史上最会旅游的心理学家之一,而Monster也肯定是史上最会旅游的狗!
one of the most well traveled psychologists

R

你可以解释一下什么是“梦旅治疗”吗?


EC

时光旅行,哈哈


R

这也是一部分。我换一种方式问吧。你的方法和其他心理学家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EC

我教授梦境解释dream interpretation给心理学家们和普通人,还有通过互联网为世界各地的人做咨询。无论他们来找我是因为经历了挫折,或者焦虑,或者想作出积极的转变等等。
在我的旅途中,无论我在哪里,我遇见人们所碰到的问题都是相似的。他们心碎、愤怒、迷茫。大部分人都没有活出梦想,只是被生活推着,苟且着。

弗洛伊德的心理模型的真实性已经无须讨论了。他留给我们的工具(自由联想和梦的分析)的强效性已被证实。历史上的首次,我们拥有了探究潜意识的方法,并且其所得结果是可被反复验证的。

译者注:这很科学

R
你在7年前结束了你的旅行然后定居到中国?纽约时代杂志大篇幅报道了心理分析
psycho-analysis在中国近几年的飞速发展。中国对心理分析有着巨大的需求量。

EC

是的,不仅在中国,203040年前弗洛伊德尖锐的理论Freud bashing是很新潮的。而他的批评者们一直想要埋葬掉他的理论,持续了一个世纪。但是,新近的神经学发现却帮助了弗洛伊德理论,令其有个精彩的回归。对于那些感兴趣的人,我推荐一个很有说服力的采访,自开普敦大学神经心理学的Mark Holms教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ElUOQqvyEg)

通过全球数百万人,精神分析psycho-analysis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自己(以阿根廷为例,超过30%的人报告说他们在生活中会看精神治疗therapist)。无论是有统计的还是未被统计的,精神分析救了不计其数的人。

但精神分析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很耗时。就这个问题,弗洛伊德反问道,如果一个人遭受了精神创伤,他会不会希望这个疗程得到缩短?如果一个人被射穿了肺部,他会不会抱怨他的身体没能在几周之内就痊愈?为何精神创伤就应该更快更容易被治愈呢?
所以,我开始思考,会不会有哪些方法能令疗程缩短呢?有可能吗?在我的旅途当中,产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我们有办法加速我们内在的心理钟,能不能有助于人们更有效地康复呢?外在的客观时间当然不会变,但内在的,主观时间会加速心理进程。我开始发展一种新的治疗方式,叫Dream Travel Therapy这个想法来自于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旅行能促进accelerated生活。

如果我的假设成立,那么从逻辑上任何形式的心理活动都会在旅行期间加快。

我表达这些的意思是,来一次为期一周的异国探险会比在家一年每周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工作40小时以上要有意义得多。

著名作家Henry Miller说过:“一个目的地对一个人来说并不只是一个地方而是一种新的视角。”而我最喜爱的美国作家,John Steinbeck,讲得更简洁:“不是人来决定旅行,而是旅行来决定人
所以结合了旅行和所有传统心理分析的优点后,你就可以开始了解这是一种如何高效的方法了。当然,这并不一定适用于所有个案(例如儿童),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仍然是合适的。要明白到,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那种旅行,结束行程回到家后还是那个老样子,老想法。它同时是精神和肉体的旅程。Dream Travel Therapy的独特之处在于整个旅程一定是无时无刻都与心理分析联系着的。

R

所以,这不单单是出走一下,清醒一下神志?

EC

当然不止这样。紧密的沟通是治疗的关键。梦在旅程中被分析,其价值可以被更深挖掘。不然,跟一般旅行一样,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到了景点拍照,回到家里全忘掉。
自古代以来,人们就认同,出远门能使人精神焕发。去一趟度假,把烦恼抛于脑后。实际上,我就是像这样开展我的旅程的(我就这样一直走了10年,这多么令人振奋!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这样走上10年的,哈哈!)所以,这确实是“心花路放”!但问题始终是一样的:你走开了,烦恼不是没有了,你回家的时候,它们就在那里等着(它们没有去度假)。刚开始也许你感觉还好,但过一段时间后,你重新掉入生活的泥潭,而你那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像一场梦一样。

R

是的,我也这样过。最近那次国外旅行对现在来说就像梦一样。

EC

这是不可避免的,它总是会这样发生。这个过程和喝醉酒很像。你和哥儿们出去喝得烂醉,烦恼就忘掉了,对吗?但仅仅是“逃过了初一”,十五马上就来(带着余醉),举杯消愁愁更愁。没有人把烦恼喝走过,也没有人把烦恼驱逐出境过。

R

我听过在美国有一个很流行的travel therapy。这跟你的相似吗?

EC

我不太了解,但我相信基本上是种噱头,大头还是在旅游,加上那么一丢丢的治疗。也许你能在价目表上找到得到,哈哈!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我有一个患者,遭受着焦虑,告诉我她的一个奇怪的梦,一直困扰着她。表面上看,它确实很奇怪,但是对于任何一个懂梦的人,一点也不难解释。从她的梦中看,我非常怀疑她有被强奸的经历。通过成功的分析,验证了我所怀疑的。她年轻的时候,有人爬进了没关的窗户,对她进行性侵。整个过程被压抑在记忆里(事实,她的确一点也没“记起”直到在分析中跑了出来)。当她靠近窗户的时候,焦虑尤其强烈,但和畏高并没有关系。”通过这类个案,我们可以看到,很明显,问题不会自己消失,也不会因为一次放松的度假而被带走。任何没有梦的分析理论和实践的所谓‘travel therapist’徒有虚名而已。

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神经科学也证实了),我们超过90%的大脑活动是潜意识的。人们也许能从理论上明白这些,却很难真正接受这些欲望在下面每天奔流着。非常少的人过着他们想要的生活。大多数人受限着。缺少心理分析的旅行只是一只“纸老虎”。同时,不伴随旅行的心理分析是非常耗时的。这就是我的理论具有革命性的地方。当你的心理时钟加快的时候,它能捕捉和定格住一些关键时刻,让感觉被保留。真正的治疗和成长开始发生,无论你是否亲身回到原来的地方,因为,你的心在行进。

除了动身远行外,方程式还有另外一个维度——一些要实施的目标——种一棵树或者在当地市场买一条鱼然后将它放生到附近的湖等等。我的治疗中一个主要目标是打破自我和团体的界限(无论是本地人类团体还是全球环境)。有一点不能忽视的是,这个旅程已经深入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框架,做足大量的基础工作后我们才能打包出发。

弗洛伊德说梦是通往潜意识的神圣之路,只有通过梦的分析的显微镜,这条路才得以彰显。实际上,旅行是始终和潜在梦中的念头相连的,而非其表面内容。这就是那些认为“旅行洗涤心灵”的人犯的关键错误。他们没有意识到潜意识在他们的伤心、焦虑等中扮演者关键角色。他们也没明白只有10%的问题源自显意识。你的男友离你而去,伤心是正常的,但如果有些过度或者你久久无法释怀,那就是有潜意识的力量在工作。也许我们通过学习分析得知这与你的父亲在你小时候离开你的母亲有关。那么,我们就有事情要思考,有问题要解决啊,是吗?大家都应知道但就是有人不信。

R

你提到了梦的潜在念头和表面内容,或者你可以为我们的读者解释一下?

EC

我们真正着手去做的是那些困扰在我们深处的情绪。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找出问题的真正出处。举个简单例子,你的左手痛,去找医生看,如果真正的问题在你的心脏,那么对你的左手开刀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真正问题已经被找出来了(梦的潜在念头)。受心理监督的旅行作为治疗的催化剂,因为大量的新经验在短时间内涌入。

Travel Therapy的第二个利处是能帮助人们获得自我价值感和成就。旅行是一件自我证明的事,人们可以说:“这我做过。我成功了。我完成了一件事(此外显然还是一次对有毒环境的临时逃逸)。”
人们沉浸于一次完全不同的氛围之中,同时饱览着全新的,充满生机的,令人振奋的风景。当我们的旅行是跨文化的治疗会尤其有效,无论是从一个较封闭保守的社会到一个较开放的社会,或者是完全相反的,从一个现代化的,先进的社会到一个较传统的(从大城市到小乡村或者到一个不同宗教信仰的文化同样有效)。这不是说要人无限期地待在一个地方。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应该从山上走下来,对吗?逃避问题永远不能解决问题,也不是我在这里的主张。而是人们可以带回从经验中获得力量到身边,带回新的内在宁静,新的与世界的连接感。

R

这太美妙了,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会不会有点昂贵?

EC

首先,并不需要都要绕地球半圈。那是一个很有效的方案,但是就算是周末的一次逃逸也有帮助。有价值的事是令一个人到一个新环境。举个例子,如果你是个宅男,一次野营会是个好选择。又或者你是个白领,可以休一周假到一个农场去干活。The idea is to undermine the proverbial dominant paradigm

其次,花费的问题只是一种自我防御的借口,这是我的生活经验告诉我的。我旅行的10年间,写过不少信给我的朋友们,描述着我精彩的旅行。几乎所有人都会像这样回复我:“哇!你太厉害了。我也想这么干!”或是“你做着我梦想的事””但有趣的是,无论何时我邀请他们与我同行,他们总有理由说为什么去不了。没有足够的钱,或者是家人会担心,又或者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工作或学习走不开诸如此类。实际上都不是真正的原因而是借口而已。不去做的原因总可以找得到。但真正的原因是他们害怕,大多数时间他们忽略恐惧,不敢面对。这就是一个好例子,说明弗洛伊德所说的潜意识引起的苦痛,他们放弃真正喜欢的梦想之旅。

最后,回到所谓的旅行花费。首先,你应该考虑到从数年月的治疗到数周所减省到的大量费用。而且,实际上,旅行只会花掉你实际花掉的。比方说我自己,我从来不住任何酒店。而在计算Travel Therapy花费方面,只有一样关键的因素要考虑——那就是受苦的成本!在这点上,如果你真的在受苦,这就变得无价了!

R

太棒了!谢谢你给出的宝贵时光。

EC

谢谢!我很享受!

Enrique Crow

心理学家,作家,摇滚剧创造者